用沟通去填补冲动的“窟窿”

来源:上虞区教育体育局发表时间:2017-4-1 15:09:11访问次数:1849


 

 


丰惠中学    陈江

担任高二班主任一年里,总体上风平浪静,班级学习成绩也蒸蒸日上,辛苦之余顿感欣慰。恍如电视镜头一般,一年后,我们跨越了高二。虽接近了理想,但始终忘不了高二那一段匪夷所思的,似乎只在电影里出现的桥段。

那是高二下学期的一个周一下午,女生小王请假返校后直接去往寝室,宿舍阿姨根据学校出入寝室的凭据单要求,不给小王放行。小王跟宿管员阿姨谈了很久,阿姨凭着学校规定坚持不放,小王一气之下搬来一块大石头砸了寝室大门并从砸开的窟窿处进入寝室不出来。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后,我和学校两位领导去往寝室查看,只看见楼下地上的一块大石头和玻璃门上的一个大窟窿,地上全是玻璃碎片。见此情形,顿感事态较为严重,极为震惊,但凭着职业操守,我和学校两位领导一起前往寝室探明究竟。作为教师,首先想到的是必须找到小王看看有没有受伤,其次才是问问事件的缘由,以便把握事情真相。谁也没有想到小王躲在寝室不肯开门,一直到我们开门进去仍是一言不发,甚至对我们的关心熟视无睹,冷漠以对,冰冷的抛出一句:“你们是怕我想不开自杀!”经过校领导的耐心教导之后,小王还是很气愤地指责宿管员阿姨的“不作为”,而对自己的行为似乎没有后悔之意。同时,小王表示自己在第一时间联系了她的父亲,电话里的父亲安慰小王,竟然帮着孩子一起数落宿管员的种种不是。
我冷静下来,先以稳定情绪为主,以免过激扩大影响。所有小王说的话语不时在我耳边环绕,让我不能安心的备课和批阅作业。我想,此类事件的发生也许能从侧面折射出我们学生现在心理,甚至可能是一些群体性的通病。

首先,孩童心理与成人化心理的矛盾突出

高中学生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处于生理和心理的快速发展时期,也是人生观和价值观形成的关键阶段。我国的人口现状显示,许多家庭为独生子女家庭,基本模式为“2+2+1”,即“祖父母+父母+孩子”,有的甚至是“4+2+1”的模式,即“外祖父母和祖父母+父母+孩子”。孩子从小就生活在长辈的环绕中,有的更是掌上明珠,由此带来的结果可能是孩子的依赖心理大、自理能力差,性格脾气暴躁,处事能力变弱等,很多事情都是由长辈包办,缺少必要的生活压力与负担,许多孩子孩童心理严重,缺乏自主性和独立性,更缺乏自我生活能力和创造能力,喜好玩闹,心理发展严重滞后于身体发展时期。

但同时,中学生又是一个早熟叛逆的群体。新鲜的人和事物,外界的诱惑,不断催生出很多成年人的价值以及思维习惯。从孩童向成年人的转变过程中,他们渴望摆脱家长和老师的庇护,希望能够处理一些突发事件,寻找自己的真实价值以及思维方式。很显然,孩童心理与成人化心理之间缺乏一个中介能够使二者统一起来。正如我们班的小王同学完全可以通过另外一种方式避免冲突,用态度和学生的气质去感染人,但事实却是相反,从个人认为最“恰当”和“理性”的方式砸坏了玻璃门,也砸坏了人性的善良与温柔。

其次,传统“说教”与新潮流冲击的矛盾

传统的“说教”模式是以教师、父母长者为主体性的教育,往往利用社会原理和社会经验说服被教人的错误,此举往往带有个人的绝对权威性,极易造成长期的“信息垄断”。而如今的时代是信息的社会,各种信息以惊人的速度传播,人们接受信息的渠道也更加多元化和方便化。特别是信息网络上的潮流纷繁复杂,易共鸣,甚至模仿。这种自然产生的兴趣就是规范伦理学中所谓“自然感情的表达”或“自然爱好”。而许多传统的“说教”似乎很难在学生心中形成共鸣,相反会明显感到与学生的思维对立,就会越发强化“约束和限制自然情感的某些破坏性后果所必要的性情”,即传统道德规范。这样就产生了传统观念与新潮流冲击不可避免的矛盾。正如小王对我们的耐心讲解、劝导和关心熟视无睹,更是站在我们的对立面想问题,想想老师的出现肯定带有愤怒、处罚。而社会信息对学生的保护已经令她对教师教育的看法出现了偏差,片面性的认为老师只是怕学生出事才想办法安慰学生,并没有真正带有良师益友的同情和关心。

最后,统一性与个体性发展的矛盾

纵横文理、文贯东西,是目前教育的绝对核心,除了全面完成教育教学任务之外,往往忽视学生的个性培养与个性发展,忽视学生的创造力和受挫感,使得很多学生无法正常发扬自己的个性,因而委曲求全,一遇烦心事,易怒易爆发潜在的能量。班里的小王其实是一个个性率直的女孩,不喜欢拐弯抹角,喜欢直来直往,但无法在平时的学习生活中展现,长时间造成了对直爽、率真的偏离。正如列夫?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的开头写道:“幸福的家庭大致相同,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不幸是对度的偏离,偏离当然可以有微小,亦或是极端。教育就目前的范围与情况而言,往往无视“内在利益”的培养,而仅仅是对现实严重的“外在利益”的追逐。加之个体性非智力因素的差异性明显,因此,仅仅依靠教育的统一性去教育感化学生的个体差异,显然是忽视了各种不幸的理由和方式。当然,这种共性和个性兼顾的教育,真的很难做到融会贯通。

有了思考和感悟之后,我决定放下手中的所有活,尽心尽力去解决事件,去平息影响,去填补小王冲动的“窟窿”。我想,如今之计,唯有良好的沟通方能自行体悟。冷静之后,我首先与小王的爸爸进行了沟通,跟他说明了整体情况,并以班主任教师的一点感悟和他进行了交流。“我觉得,教育还是不能太纵容孩子,学校本身是公共的社会事业单位,尽到社会责任的同时,也承担了学生的教育和学习任务,虽然本质上是为社会的每一个结构体服务的,但作为一个公共的机构,必然有其规定,否则如何培养合格的社会公民,如何出成绩,如何赢得社会的信任,而小王的行为不仅违反了校纪校规,并且造成了全校性恶劣的影响,不仅是对班级、对学校的影响,更重要的是对自己的影响,万一伤到自己,万一砸到别人呢?”电话这头话音刚落,小王的父亲似乎认识到了事态的复杂性,话语间段性明显,提出了来学校修好门的建议,我表示赞同。事情算是解决了三分之一,但重要的问题是此类事件的发生必然会受到学校的行政处分。我试探性地提出了关于学校的校纪校规,但家长对处分非常敏感,接受不了。我暂时保留了意见。

晚上第二节自修课,我觉得时间成熟了,便找来小王谈心,虽然对宿管员阿姨还是耿耿于怀,但明显发现小王对此事已有后悔之意,她到办公室很不自然,不愿坐下,双手微微颤抖,时不时往后绕圈,我想应该是紧张和害怕的表现。但其个性极强,不那么容易服输,这点我是很清楚的。我上来给小王的断定是一次冲动的表现,先不提错与对,就是一时的冲动,她表示很接受。而后,我给她分析了宿管员阿姨的心理和状态,我说:“据我了解,宿管员阿姨是1500块钱一个月的工资加上很少的奖金,按照合同协议,如果不按照学校规定办事将扣钱30块每次,你想想一个月可以违规给我们学生开门多少次?”小王有点震住了,我想机会来了。我又抛出:“现在1500块钱一个月且这么长时间的工作,有多少人愿意干,有多少有知识的、读过很多书的人愿意干,至少我不愿意,我想你也不愿意吧!”我紧接着话语:“所以,学校都找了一些农村的朴素点的老实人,实实在在赚点生活费,而且往往是一些认真的、有责任心的伯伯、阿姨,我们总不能以高标准、高要求去为难他们吧!”这话出来,小王低头了。我仍旧不依不饶,“这事要换了我,我会要求东西放在宿管员处,告知她我先去上课,课要落下了,也许她会因为我的认真和努力为我破例一次,就算没有,我也心安理得了,因为有这样原则性的阿姨管理我们的第二个家,我们能不放心吗?”“人生有许多事情可能得适当退一退,毕竟我们不能老指望别人退一步吧!”我很自然地说道着。她的头更低了。看到事情出现了转机,我想现在剩下的最大麻烦就是学校的处理意见了。

晚自修第三节课,我向领导汇报了工作进展,家长已经同意先修好门,学生也有了悔意并愿意致歉,就是对学校可能给予的处分问题耿耿于怀,家长也表示最好不要有任何的污点,毕竟是冲动的偶然事件,绝对不是个人品质。领导也对我的工作感到满意,给了一个近乎完美的决定,处分但不全校通报。

第二天,家长修好了门,与我一起前往学校政教处商量了此事,也同意了学校的决定,感谢我为此做出的努力。其实,我并有做什么,我只是用一颗真诚去沟通,用耐心而不是激情和冲动去解开现实的误会与不理解。小王似乎开始明白这一点了。

一转眼一学期过去了,虽然我对此仍心有余悸,但看到现在的小王积极向上,心态良好,对我的话很用心的在理解和尝试,我为此而骄傲。那个学期,我还为此特意开了一次班团活动,主题就是“在良好的沟通中自由呼吸”,尝试通过人与人之间敞开心扉,真诚交流,哪怕遇到不理解与误会,仍能保持冷静,至少不至于使自己处于尴尬境地。

启蒙大师卢梭骨子里看中自然的灵魂,始终坚持人的自然、天赋的权利,甚至认为最好的教育都应该是最原始的、自然的教育,我想也不无道理。感知中的社会在进步,时代的发展,不转变教育观念,实难适应个性化的现实世界,也难触摸学生真正的“心灵窟窿”。用现实的洗礼去填补学生冲动的个性,用优美的语言去体悟善良、和谐的人生,用文明的沟通去构建人类心灵的桥梁,这个复杂缤纷的世界终将被我们享受而不是误会。